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曾经最美  

2006-04-26 22:1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情有点差,情绪持续低落,纵容自己发神经,贴旧小说。

她有一个孤独的童年,不是父母不爱她。父亲忙于照顾多病体弱的母亲,不得已忽略她。她安之若素,一个人孤独长大。

她很内向,不喜欢说话,看起来和她母亲一样,苍白而孱弱,不同的是,母亲比她漂亮,而她比母亲健康一点,柔弱中偏生透着傲气。

她唤隔壁家男孩越涛“小哥”,和这个大她4岁的男孩在一起,她总是觉得心安,从小,她就希望自己能在最美的年华嫁给越涛,当小哥的新娘。她最喜欢的事情便是在母亲不在猛烈咳嗽,父亲示意她可以出门去玩之后,去找越涛,越涛总是带她去篮球场。她喜欢当他的跟班。越涛在篮球上拼杀的时候,小小的她就坐在篮球架下,看着小哥挂在脸上的笑,看小哥灵活矫健的身手,小小的心里竟然满是感动,她希望自己快点长大,快点变得很美,这样,她就可以尽快嫁给小哥。常常,她已经在篮球架下睡着,而打完球的越涛像捞起一只小猫搬,捞起她放在自己瘦而宽的背,一起回家。她不记得自己曾经在越涛的背上做过多少个温馨的梦,她只记得那些不谙世事的梦,都很美,美得让人心疼。

她念初三了,而越涛已经念高三,高瘦的身躯,皮肤偏黑却有挡不住的斯文,做为理科班的尖子生,很受瞩目。而她只是班上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除了语文成绩很好,语文老师常拿她的作文做为范文在班上念以外,她的名字很少被老师提起,而她的冷漠,也让一般的小女孩不愿意接近她。她不介意,只要小哥还在她身边,她觉得她的世界不会坍塌。

这时,距离她多病的母亲逝世已满三年,她不喜欢漂亮健康的继母,还有可爱的弟弟,她怕他们,怕看到继母,弟弟,和父亲其乐融融的样子,她觉得那样的快乐,和自己无关,她并不是那个家的一份子。看到父亲脸上如此开怀的笑,她竟觉得心撕裂搬痛,她想,父亲,这个如此幸福的父亲,真的爱过自己的母亲么?在某此清理母亲遗物时,她发现了母亲的日志,原来母亲患有心脏病,并不适合要孩子,只是为了让父亲喜欢,而坚持生下了她,之后,果然更加羸弱。她更加沉默,常常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抱着母亲的遗像流泪,门外就是欢声笑语,而她的世界里,只有眼泪,只有无尽的怀念,只有心一片片裂开的痛……

老师布置作文题目,“我的妈妈”,她举手,语气淡定而冷漠,“老师,我可不可以申请换个题目,我没有妈妈”。老师愕然,“令堂不是开学时刚来过学校么?”,“那不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三年前已经去世”,“哦,可是你现在的妈妈不是对你很好么,你可以写她啊”,“对不起,老师,我没有妈妈”,如此倔强,不肯退让,老师尴尬,无奈让她做下,告诉她作文题目随意。从此她不再是语文老师的得意门生。她的作文不再被当作范文,她不以为意,她在乎的只有越涛的笑脸。

放学时,她看到几个学校里出名的小混混缠着班上最漂亮的女生云,想也没想,冲上前去“你们这些流氓,快点放开她”,瘦弱的她不知为何有那样的勇气;“小四眼妹,你来干嘛,关你屁事”,她上前抓住云的手,“你们放开她,要不我就报告老师”,“好你个四眼妹,你想找打么?”小混混嬉皮笑脸凑近她,正欲摸她下巴时,“放开她”,是越涛,越涛总在她最需要她的时候出现,小混混一见人高马大的越涛,匆匆逃离,留下哀哀哭泣的手被抓痛的云,她上前安慰,云趴在她怀里哭,她分明看到了越涛看着云时,那样怜惜的笑……

越涛考上北方的大学,而她开始漫长的思念,收到越涛的信,是她最大的快乐,她暗自鼓励自己,一定要努力再努力,考上越涛的大学,以便可以嫁给越涛。她发现了有一个人也和她一样,在传达室老伯来送信的时候总是翘首盼望,分外热切,那个人就是云,某天出于好奇,她看到云信封上她无比熟悉的字迹,她的世界,她的小小的快乐,瞬间坍塌……

她安静地度过了自己的高中,她在报考时避开了越涛在的那个城市,她去了一个多雨的城市,而据说云考上了越涛在的那所大学。她觉得自己应该忘记,那个宽阔而温暖的背,她却总是在想起越涛时,让自己的眼泪和那个城市的雨滴一样,肆无忌惮……越涛给了她暗淡童年里的一束光亮,而她注定用尽一生也无法忘记这个她叫“小哥”的男人……

弟弟已经长大,在念小学,家里光景不再如前,暑假,她外出兼职,挣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那天,她在超市卖力地推销一款饮料时,她看到了一对人迎面走来,是的,是越涛和云,越涛更加帅气,工作了的他更显儒雅,而云更加漂亮,温柔中透着妩媚,两个人站在一起,金童玉女,壁人一双。她恨不得找个地缝藏好自己,不想让他们看见,她依旧瘦弱,苍白,她知道自己和云一比,逊色太多,她竟然开始自卑……

“含,你怎么在这?”是云温柔的声音,“暑假也不找我们一起玩” “我在挣我下学期的生活费,抱歉,就不能找你们玩了”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不让人看到她内心的波澜。

“小含,你缺生活费,为什么不和小哥说?”越涛有点焦灼,这个女孩,他虽然不爱,但是却是发自内心的疼。抬头,无力地笑“小哥,不用了,我这样很好,刚好可以锻炼自己,不是么?”,她却盼望这幸福的二人快点离去,她无力直视那样让自己心碎的幸福,她再次听见了自己,心片片裂开的声音……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苍白,掩饰不住的孱弱,细的眉眼,戴深度近视镜,无论怎样都称不上美丽,她开始怀想母亲那张美丽的脸,她为自己那个和最美有关的梦想感到可耻。她在暗夜中开始流泪,她的泪,没有人可以看见……

之后,她和云,越涛都很少联系,她习惯在那个多雨的城市里,孤独自己的孤独,她的世界里没有太多欢喜,她想忘记,她想挣脱过去,她想让过去都成为过去……

大学毕业了,她考进一家报社当编辑,很辛苦的工作,和工作量不成正比的工资,她却松了一口气,至少可以供弟弟上学,弟弟马上就念高中了,她惊奇地发现,原本以为自己不爱弟弟的,可是弟弟的每一个成长足迹,都让她牵肠挂肚,她打电话回家,总是只找弟弟,她问弟弟,有没有乖,学习成绩好不好,她问弟弟,爸爸好不好,妈妈好不好,她听着弟弟开始变声而显得难听的声音,握着听筒的手逐渐感到那丝温暖,她听见弟弟的叮嘱“姐,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和爸妈都好牵挂你”,她挂了电话,泪如雨下,这么多年,一直和继母,父亲在冷漠中对峙,互相伤害,最终,才发现自己心里竟然那样的爱,爱得让她奋不顾身,就是这样不能说出的爱,才让她的平淡工作有了意义。

她依稀听见一些关于云和越涛的消息,听说他们就要结婚了,听说云要出国了,听说云傍上了老外,听说云要将越涛甩了,听说越涛也傍上了一女大款……她克制自己,不动声色,她知道,他们的生活和她无关。她平静着自己的平静,努力工作,不和人做过多的接触;她冷漠着自己的冷漠,她对所有人都很客气,有一些男人借故接近她,只是10多年前,在看到云的信封上越涛的字迹那一瞬间,她就将自己的心永远尘封,没有人能够走近……

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她甚至不再那么喜欢下雨的天气……

 只是,有天,因为下雨,她无意走到一间很小很小的唱片店避雨,“整个城市的孤寂,不止一个你,只能远远的,想像慰藉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又不是你的谁”听到这样让她神伤的声音,她轻声问店主,这首歌的歌名。

“曾经最美”,店主头也不抬地回答。

“曾经最美”,她不自主地重复了一遍,投过雨幕似乎看见了那个高瘦曾经给童年的她那么多温暖的背,想到那个自己和最美有关的永远不能实现的愿望……

 在拥挤的小店中,她旁若无人,潸然泪下……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