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2006-07-01 02:4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帝知道,说"再见"那瞬间,我有多么多么的不情愿.

原谅我写下这个熵情的标题,事实上当阿根廷的第二个点球被莱曼扑出时,我的眼泪已经到了我的双眼,只是不敢让人看见.

一大早就把MSN签名改成"don't make me cry,Argentina",对这只南美球队那么深切的希望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诧,也许是禀赋了探戈的灵动与激情吧,足球一旦到了阿根廷人脚底,似乎就充满灵性,而他们富有想象力的传球,盘带,进球,在这样的越来越功利,比赛场面越来越丑陋的顶极赛事里,显得多么的难能可贵.忘不了四年前那个坚强的汉子-巴蒂在球场留下的眼泪,耳边似乎仍然回响着熵情的电台一直播放的那首好听的歌"don't cry for me,Argentina",而今年开赛以来阿根廷队的良好表现更是让人充满崭新的期待,这个全新的阿根廷队似乎更有攻击力,更有杀伤力,而对他们夺冠的期望值更是无端提高,而每每假想中他们的离去,则心生无限不忍.

只是事与愿违这样的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期望值与现实值总是有那么大的差距,当看到阿根廷队在和德国队苦苦斗争了120分钟之后,却因为运气不佳,而输给了东道主,只觉得心酸无比.当下就不想言语,失望的情绪一再蔓延,到了如果不写点什么就要爆炸了的地步.阿根廷,你到底是输给运气,还是输给主教练的一时保守的换人政策?

在梦幻般美妙的1:0领先之后,竟然先后换下中场灵魂里克尔梅同学和克雷斯波同学,天,他怎么就那么自信阿根廷队可以在90分钟内结束比赛?要知道如果拖进点球大战,缺少二位心理素质成熟的优秀队员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而克若泽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一脚,把守门员直接踢下了场,换上了年轻的替补门将,主客观因素都成为德国人进球的原因.于是比分变成1:1,在看到阿根廷人发起的一次次无力的进攻之后,我就有预感,这场球赛最终要以点球分胜负.在双方多名球员已经精疲力尽,出现抽筋不断的后,比赛终于进入点球阶段.

我甚至不敢松开捂着眼睛的手指看点球,害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结局.诅咒了几百次的德国队的点球还是飞进阿根廷的大门,看到德国人意气风发的脸,只觉心里堵得慌.一直希望阿根廷人也能顺利罚进点球,甚至开始愚蠢的无用的祷告,只是,只是,点球还是没能进.落寞一瞬间就侵袭了我,告诉自己,没有关系,还有下一个.只是预想中的德国队踢飞点球并没有出现,而阿根廷再次把点球踢飞.天,阿根廷队就这样输了,就这样又给了所有的阿球迷一个难忘的,遗憾的,伤心的夜晚.最遗憾的人应该属小将梅西吧?因为教练的保守决定,让他还没得到完全展示自己天分的机会,就已经要和世界杯说"再见",真的不敢想象这位19岁的孩子,心里会有多大的失望与落寞?如果技不如人,在90分钟或者120分钟之内就已经决出输赢,那么实在无话可說,而到了点球阶段,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球被对方门将扑出,那样的遗憾还夹杂着对运气的抱怨,这样的遗憾真的会让人象吃了黄连般,只觉得分外的苦,可是却无法说出来吧?

不知道四年之后的阿根廷会是什么样子,那时候的我还会和现在这样因为他们的失利而感到无限的落寞吗?我不知道,未来很遥远,我甚至无法预知一个小时后的意大利VS乌克兰的结局,而这么漫长的等待会把一个伪球迷的所有喜欢都化为乌有吧?想到这些就更觉得惘然,唉,亲爱的阿根廷,在我爱你爱得比以前深刻的时候,你怎么可以这样就输了呢?

不想过多指责教练的错误决定,毕竟我只是一个并不懂球的伪球迷,我喜欢的不过是阿根廷人行云流水富于想象力的进攻而已,而内心不愿意接受的恰是点球这样的令人伤怀的告别.

情绪不佳,不知所云.再见了,亲爱的南美探戈,再见了,勇敢的梅西,再见了,那么彪悍的阿根廷......

我只能无力而温柔地对你说句:亲爱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