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2006-08-20 23:3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阴天。发现自己越来越象吸血鬼,见不得阳光。喜欢看到灰色的天空,喜欢在阴沉沉的天气出门。

我真的很有点变态。“晴朗”这个似乎和“快乐”连接在一起的形容词,不能带给我很多欣喜。几乎把人冻死的冬天除外,在这样几乎把人晒疯的夏天,我总是这样热爱阴天。看来,我对天气的要求实在太高。

爱死了这样胡乱瞎走。看到一位卖艺的中年人,他的身旁轮椅上坐着一位脑袋低垂精神委靡的老奶奶,蓦然心酸,口袋里却只有不多的零钱。再走几步,却是让我不忍多看一眼的一个乞讨者,一位老妇人坐在一边,她旁边躺着一位年轻人,不知何故,身上有未缝合的伤口,血水,脓水横流,还有暴露在身体外面的器官,我为自己的视力如此之好而承受力如此之弱感到郁闷,我和别的MM一样,飞快地逃离了她们。不知为何,我始终觉得有点不忍。可是我没办法帮助他们。

一个人走在光影斑驳的夜晚的街上,一种类似感伤的情绪肆虐蔓延,我甚至有点想哭。总是这样的万家灯火,让我觉得无比落寞。我好像一个迷路的小孩,在这个城市里,我没有回家的方向。只觉得脚步越来越沉,手里提着的物品越来越重,之后看到一位穿着黑衣服的流浪歌手,他面前有零散的钞票,几乎想驻足,想听清他在弹唱什么,却因为自己只能给那么少许的零钱感到莫名羞赧,总觉得这样的人不该接受自己那么微小的施舍,实际上看着他,我一点都不敢有施舍的心,他很年轻,不弹唱的时候,他就坐在台阶上,看着行人,默默微笑。他穿黑色的衣服,身边是一个黑色的包。奇怪的是,这么炎热的夏日,他的一身黑,似乎还带着清凉。终于不敢在他身边停留太久,怕他诧异,也怕路人笑话我。可是我骨子里对这样的流浪的人总有莫名的好感。

我总想走上前去,问他来自哪里,下一站又是在哪里,为什么要流浪,一路上都经过了什么地方,都看过了什么风景?也许他会用一个微笑拒绝我的任何问题吧?也许他会哼唱起让我难过的“橄榄树”吧?“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或许真的在流浪的人已经不太喜欢有这么多的言语,或许他真的不想当着陌生人的面说起自己遥远的家乡,还有家里的爹娘。也许他也很想念每每夜晚来临家里那盏温暖昏黄的灯光。呵,发现我的想象力真是丰富,莫名其妙的及至表现。

好像今天看路边看得最为认真,于是看到了那么多我喜欢或者不喜欢的风景。“你看过了许多风景,你看过了许多美女”,用来问逛街的行人同样合适,只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旅行的心情。

我爱死了这样对着某件物事,或者某个人展开无尽的联想。有时候,我觉得福州也满好。我似乎很爱这座炎热的城市。有时候我觉得福州很讨厌,我在这里一点一滴埋葬了我的幼稚,我的理想。我在这里一直没有遇到我想要的爱情。福州,让我与爱情绝缘。可是,这不是城市的错吧?

打电话回家,姐夫,爸爸,妈妈每个人都和我聊了几句,大意都是天气热啦,注意吃饭,注意照顾自己,听到吴贝贝在一边“哇啦哇啦”的叫声,小家伙在洗澡呢,据老妈说,小家伙最近淘气得很,尤其喜欢过家,哈哈,如果我在家,我一定抱着她四处游荡。老妈在电话里抱怨,我却哈哈大笑。不知为何,这小家伙的一举一动在我看来,都是这般的有趣可爱。

我是一个无用的小姨,可是,在写你的名字时,宝贝,小姨总是忍不住嘴角上扬。也许只有在你面前,小姨才有那张全世界最温柔的笑脸:)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晚安,我爱着的这个世界。

晚安,爱着我的每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