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我的音乐饕餮(一)  

2006-09-12 21:4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饕餮这个词。

之前曾经把它和耄耋混在一起。后来在爷爷80大寿那年,知道耄耋的读音和意思。而饕餮这个词,还是不知道其真正读音。好像很久很久之后才真正记住这个词的发音和词意。某些时候我挺像个文盲。

今天中午,看自己的日志,突然产生了可怕的错觉。好像自己看得不是日志,而是一本情节过于平淡的小说,日志中的我似乎不是我。只是自己心里明白,所有的日志都记载着自己真实的生活,以及心情,所有的日志都是心情流水帐,略有矫情的是为了让日志不至于太难看的某些文字而已。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好像庄周梦蝶的感觉,虚实不分。可见文字有毒,绝对不是假话。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沦陷者,醉生梦死而不自知。在文字中醉生梦死,在这样的急功近利的社会里,是不是可爱得近乎可耻?

也许有时候不能过度沉湎于记载自己的心情。我像吸毒一般。

许多人夸我链接的歌好听,也许我可以说一些自己喜欢的歌,要命的是,一个人的喜好往往可能比真实的记载更加不设防地暴露他的真实情感。

也许我不介意,让我的思想在各色各样的歌声中裸奔。其实,我才是一个潜藏的自恋狂。

一、歇斯底里温柔型

这一款的歌大概是我的最爱。中文,英文,同等待遇。套用亦舒的话,华洋杂处,在我这样的深度喜欢中。

1.don’t cry

我从大二开始喜欢这首歌,6年多的光阴。许多人在6年中不知要经历多少次爱情。我对这首歌的喜欢一直没有改变。可见人对一件事物的偏好往往可能比爱情更加持久。不是因为爱情脆弱,而是因为人太脆弱,兼之纵容自己,不愿意轻易改变。

这首歌有比较平缓的开始,却有特别激越的高潮段,当唱到“don’t you cry tonight,baby”时,也将歇斯底里发挥到了及至。

每次听到这一部分,总让我想到一个受伤的男人,撕心裂痱地问他爱着的女人爱不爱他的情景。似乎要把自己的心剖开,面目狰狞而痛苦,爱得无法救赎。

枪花的november rain 似乎名声更响,我却固执地认为don't cry 是他们最好的一首歌。空前绝后的好。

如果我开酒吧,我会把这首歌当成保留曲目。

2.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涅磐乐队的歌竟然就知道这个,自己实在浅薄无知。同样是大二时喜欢上的歌。同样比很多爱情持久。

一开始就是很歇斯底里的追问,my girl,my girl ,don't lie to me,tell me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嘶哑的嗓音,多疑的追问,让我想到一位爱得无法自拔因此疑心重重的男人,失心疯地追问他那也不归宿的女人。而女人只丢给他一个冷漠轻蔑的眼神。

于是他的追问始终得不到答案。只是他却不放弃,整首歌都充斥着这样无奈的追问。歇斯底里的同时也将温柔进行到了及致。

如果我开酒吧,这首歌会在将近打烊时播放。告诉那些眼波流转的明媚女人,该回家了。

不过这辈子我应该不会开酒吧的,说说而已。

3.死了都要爱

不知道世界上谁能爱得这么彻底决绝?死了都要爱,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信乐团的很多歌,我都很喜欢。总是很配合某些时候我低落到极点的心情。

急促的乐器声,阿信略带嘶哑几近哭腔的声音,高亢接近歇斯底里的节奏,一点不给人喘息空间的高潮,有时候我甚至想用“华丽”这个词来形容他们的歌。

这首歌分外的失心疯,却也分外的温柔。如果有男人这么爱我,我应该会丧失心智。

突然想到我那可爱的老爸,他总喜欢节奏平缓的歌,而他女儿我,爱得却是这些让人呼吸受困,耳膜受震,连空气似乎都停止的逼迫感的歌曲。

尽管爸爸那么爱我,我们很多地方很相像,他的听歌喜好似乎失去强势遗传。想到爸爸如果听到我喜欢的这样的歌大皱眉头的样子,禁不住嘴角上扬。

死了都要爱。真好。我确定我能做到的,是死了都要爱自己。

4.你的爱给了谁?

零点乐队的那首“爱不爱我”传唱率很高,我最喜欢的还是这首“你的爱给了谁?”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看偶像剧“情定爱琴海”时,当失意的何润东一个人走向空旷的大街时,高潮段适时响起,我几乎想落泪。

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就像一个讨厌甜食的人,却在吃甜腻到死的冰激凌一样。满口的甜,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能做到的最勇敢的事就是冲到爱的人面前,问她的爱到底给了谁?

而后转身,却是满眼满脸的泪。通常这样的追问过后,都是于事无补的。

于是这样的歌总是非同一般的好听。我对这首歌的爱恋也持续了好几年,也比爱情持久。

我对爱情怎能如此悲观?看来故事听多了,看多了也不是好事。爱,还是天长地久比较符合自然。

我想我,很不懂爱情。 不过,我会听歌。我一度怀疑自己有当专职乐评的天分。自恋到了及至,就是越来越无法认清自己。

在现实中我太卑微。我习惯对着文字微笑,它们让我觉得安全,亲切无比。

5.三万英尺

这个叫做“老爹”的男人真不简单,一把年纪了,一头狮毛,风流不减,曾有一段时间,在他还比较红的时候,绯闻满天飞。

以前我曾经抱怨这个只会翻唱的老男人给自己弄了一个类似乐队的名字。让我显得如此无知。不过在听过“三万英尺”之后,我对他大为改观。

一个歌手,一辈子能唱一首好听的歌,已经是太大的好事。就像某歌手兼主持人,凭着一首“新鸳鸯蝴蝶梦”便叱咤娱乐圈多年,至今同一首歌还能经常看到他英姿勃发的身姿。突然发现自己的刻薄,有点过分。

老爹的声音很沙哑,在演绎这首歌的高潮段竟然和歌词的意境结合得如此完美。曾经有段时间,听到这首歌,就想哭。只是因为想到当时某个刻在心里的名字。

也许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应该很像晕机。我没坐过飞机,不过今后,在飞机跨越高空时,我一定会让自己清醒着,听听自己心里呼唤的那个名字,是谁。

也许下次我会写一些深情款款温柔型的歌。

今天到此该over了。我是一个太自我的差劲乐评。

晚安,我爱着的这个美丽的世界。

晚安,走进秋天的福州。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