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2006-09-17 23:4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
那里我有的同胞
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 “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九一八” “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
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
整日价在关内流浪!
哪年 哪月
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哪年 哪月
才能够收回那无尽的宝藏?
爹娘啊 爹娘啊
什么时候
才能欢聚一堂?!

很小很小的时候,爷爷和奶奶教我唱歌,古稀之年的爷爷拔高声调唱着歌曲中悲壮的高潮部分,奶奶的温柔声音在一边和着,小小的我只觉纳闷,为什么爷爷奶奶不教我简单的童谣,而是这首颇为复杂的《松花江上》。

纳闷归纳闷,对这首歌的印象却格外深刻。爷爷的悲愤神情至今记忆清晰。爷爷生于1917年,1931年日寇铁蹄伸向我东三省的时候,爷爷时年14岁,正值少年时,对这一段屈辱历史固然印象深刻。故此在晚年教孙女唱歌时,尤其喜欢这首旋律悲愤激越的歌曲。

明天是9.18事变爆发75周年。这样特殊的时刻,就算来一个带着矫情的记忆缅怀也比深度遗忘来得好。我对普遍的日本人并无强烈的恶感,只是想到那样长的一段屈辱历史,以及当今日本政府对这段历史的态度,还有时下一些人过火的哈日行为,让我对“日本”二字实在无法生出多余的好感。

近日SK-Ⅱ事件闹的沸沸扬扬,在福建新闻可以看见许多女顾客在大洋百货专柜纷纷要求退货的情景,不知为何,竟然有解气的感觉,恨不得所有的日本名牌产品都遭遇这样的打击。我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心理不对,旗下应该也有不少中国雇员,而且抵制日货对于我国会有多少的正面影响也很难知晓,只是从感情上,我真恨不得所有的日本打企业都土崩瓦解,这样真的很让我解气。

我是一个不得要领的伪爱国者。或者说是伪愤青。一般情况下,我的感情都不受理智控制,尤其面对日本。看到真姆教首领被最终宣判死刑,我甚至会居心不良地诅咒他多多祸害日本政府一阵。其实日寇犯下的罪行和现在大部分日本国民没有关系。也许对于现在很多日本人来说,他们欠我们的更多是一颗承认罪过的心。

我欣赏所有勇于承担过去的人。德国总理的华沙下跪让我深为震撼,对比小泉政府在8。15这样的日子参拜神社的龌龊行为,所有德国人都比所有日本人来得光明磊落。我也知道大和民族有许多我们汉民族没有的优点,可是针对这一现象,足以说明其民族的虚伪,懦弱,以及龌龊的一面。

很喜欢的几部武打电影里,许多部都与霍元甲有关。在片中,霍元甲或者陈真用他们精湛的武功将日本鬼子打得落花流水,让我很是解气。不知道这算不算抗日心理在实践行为上的一种意淫。可是对于网络上此起彼伏的抗日浪潮,我却觉得遗憾。中国年轻人的快意恩愁都仅限于虚幻的网络而已,落到实处却没有丝毫分量。有时候我会怀疑,那位在网络上发表着最激烈的言词的年轻人,私底下却干着最哈日的事情。当然这样的想法也许太过刻薄恶毒,我却不怀疑它真实存在的可能。

常有媒体声讨日本修改教科书,篡改二战历史,为此很是不平。相比之下,宣传这些值得纪念的国耻日,如9.18事变,7.7事变等日子的功力显得格外微薄,我常常不无悲凉地怀疑,到底还有几个年轻人能记得这些事变的缘由,以及我国人所遭受的无比屈辱。如果寄希望于曾经的豺狼承认自己的罪恶太过艰难,那么自己至少不该忘记。不该忘记75年前,我们美丽富饶的东三省沦为日寇的侵占地,日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多少国人流离失所,松花江也不知记载了多少国人屈辱的血泪。不该忘记在我们写满血泪的近代史上,日本豺狼划下最浓黑最残暴的一笔。不该忘记至今还有那许多日本人不愿正视这段历史,他们管那段侵略历史叫做经济共荣。龌龊恶心的嘴脸一如既往,只是当初用的是武器,如今用的是逃避。谁能保证,假以时日,会不会狼子野心再次发作?

我一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日本人。不过我也不赞成盲目抵制日货,盲目散布抗日言论,盲目挑拨抗日情绪。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不该忘记。只有不忘记曾经遭受的屈辱,才有可能在昔日的敌人面前更加挺直腰板。

张纯如女士自杀时,我真的很难过,为了这样的一位坚毅的女子;听到我劳工申述日本企业,又是败诉,我很生气,为了这样不讲道理的民族;听到我国白发苍苍的慰安妇控诉日本又是败诉,我满腔悲愤,这个国家基本上不想面对自己的罪过。在这个讲求和平的年代,战争不能成为解决问题的手段,但是我却认为,心灵的记忆比粗暴的无力更加有力。

世世代代的中国人都铭记我们曾经遭受过的屈辱,我们的民族就不会再次处于被凌辱的地位。

惟有记忆,方得重生。

2006年9月17日晚,9.18纪念日前夕,心情欠佳,情绪紊乱之时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