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到哪里找那么好的人  

2006-12-26 22:5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皓天第一次见到储忍冬,是在校运会上。

那年他念高二,她念初二。17岁的他已经长得长手长脚,13岁的她却苍白细瘦,似比同龄女孩显小一些。

1500米的赛道上,她被别的女孩拉得很远,只是她并不放弃,孤独的奔跑的小小的身影,让站在场边任场记的他突然心生不忍,他陪她跑完了最后一段。

他问她,为什么自己落后别人那么多,还坚持跑完?他看到她苍白的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她气喘吁吁,说妈妈告诉她,不能轻易放弃。因此就算落后别人许多,她不会中途退场。

他笑,这么细瘦又倔强的女孩和他班上那些娇滴滴的女生是多么不同。他进而知道,她有一个同样倔强的名字,储忍冬,忍耐冬天的寒冷吗?他不便多问,这个有着个怪名字的女孩,让他充满了好奇。

他问她,今天对于自己的成绩是否失望?忍冬却说,因为他陪她跑完最后的路程,她很开心。他进而嬉皮笑脸,“对啊,储忍冬,你要到哪里才能找到像何皓天这么好的人啊!” 她但笑不语,小小的脸上有不易察觉的喜悦,

回家后,他破天荒第一次捧起了那本簇新的词典,他想知道忍冬一词的含义。他那以为儿子转性从此热爱学习的母亲,嘴角也露出了笑意。

第二天中午放学后,他候在学校门口,果然见到背着大书包,穿着洗的发白的旧衣裤的储忍冬,她并不像别的女孩,身边有唧唧喳喳的女伴。他一扬眉毛,“储忍冬,我知道了,你的名字是一种中药药方,你的爸爸或者妈妈一定是医生吧?”他以为自己的博学可以博得赞扬,谁料储忍冬闻之,脸色煞白,她冷淡地告诉他,“我没有爸爸妈妈,我和叔叔婶婶一起过。”

何皓天原本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少年,没有想到储忍冬竟然是个寄人篱下的孤儿,一向口齿伶俐的他当下无语。倒是储忍冬懂事,安慰他,“叔叔婶婶待我极好,我这不过得好好的吗?”何皓天默默地陪她回家,一到家,既有一名脏兮兮的小男孩缠上来要忍冬抱,只见她无限温柔,如小母亲般,轻柔抚慰弟弟,并腾出一只手淘米,洗菜,准备做饭。手法娴熟,让一旁的何皓天目瞪口呆。储忍冬总是给他极大的震撼。

当天回家后,何皓天第一次洗米洗菜,却发现自己极为笨拙,想到母亲平日工作辛苦,还要伺候自己这个半大小伙,不由大感羞赧。何母归来,看到此情此景,背过身去擦泪。之后她训斥儿子,让儿子只管专心念书。何皓天唯唯诺诺,却暗自决定,高中念完,就不再念书,他不想看到他的任小学老师的寡母为他呕心沥血,补习的学生收了一茬又一茬,像春蚕般吐尽芳华。

他的学习态度却明显比以前好了许多,几次月度考试,他的班级排名扶摇直上,尤其物理科老师对他赞赏有加,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直言何皓天是班上最有物理天分的同学之一,让一班尖子生刮目相看。何皓天打听过,储忍冬的成绩在年纪名列前茅,不知为何,他不想落后她许多。

如果日子就这样波澜不经下去,何皓天怀疑自己甚至会念完大学。他筹划高考后的那个暑假,他代替妈妈帮小孩们补习。

高考前三个月的那场同学生日晚宴,让何母的梦彻底破碎。在和几名男同学送素有班花之称的女同学小惠回家时,遇到了出言不逊兼动手动脚的小流氓。何皓天和几名男同学一道,借着酒气,和那几个小流氓混战在一起。

当看到头破血流的何皓天时,何母差点晕了过去。稍后传来的噩耗更是晴天霹雳,一贯以校风严谨闻名的学校为了端正校风,决定给予这几名打架斗殴的男同学勒令退学处分。病床上的何皓天却很坦然,他并不想继续念书。

储忍冬来看他,看得出来,她努力让自己的神色平静,苍白的脸上竟然有着隐约的红晕,大概是赶得太急所致。何皓天心里一动,裂开嘴角,“我还没死呢,你急什么?”,储忍冬好脾气地笑:“没见过这么坏的人,整个人就像一包子,还有心情说笑。”何皓天嘟哝,“我坏,我坏,到哪里找我这么好的人啊?”储忍冬询问担心他的学业,何皓天不以为意,“我已经想好了,等我出院了,就去学修车。”

“修车?你能行吗?”储忍冬这才真的惊讶。

“怎么,你怕别人看不起你,因为你有一个当黑手的朋友啊?”市井常有把修车人叫成“黑手”一说。

“何皓天,你就爱胡说八道!”储忍冬生气,夺门而出。躺在病床上的何皓天说不出的心焦,年少的他不能理解自己为何有那样的恐慌。

夏去秋来,储忍冬顺利升入高中,她的优异成绩和她的沉默寡言,和她的总是洗的发白的旧衣裤,都让她成为同学之间交头接耳的话题。储忍冬充耳不闻,叔叔婶婶能供她上高中,她已经感激不尽,何尝再敢讲究吃穿?

每个周末,当忙完家务,她总会去看在修车行当学徒的何皓天,看着长手长脚的他蹲在汽车下,满手油污的情景,15岁的她心里说不出的震撼。何皓天总大人般问她成绩如何,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何皓天会洗净油污,向师傅告假,带她出去吃饭。众人均以为储忍冬是他妹妹,也不多问。

终有一天,何皓天看向储忍冬身上的旧的明显过大的棉衣,问:“班上别的女生是不是都比你漂亮?”

“可是她们的成绩都没我好。”储忍冬回答得不卑不亢。

“女孩子就该打扮打扮自己。”何皓天轻描淡写,储忍冬又何曾真正抗拒过漂亮的新衣,尤其在这样寒气逼人的冬天里,只是她穿着婶婶的棉衣,已经觉得分外知足。

“呶,拿去,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打扮自己。”何皓天递给她皱巴巴的钞票。储忍冬不接。

“怎么,你嫌弃啊?”何皓天坏脾气又发作了。

“不是,不是,这些钱如果拿给阿姨,她一定很开心。”储忍冬急急辩解,她怎么好用他的钱?

“自从我辍学,她已经伤透了心。宁愿没生过我这个儿子。”何皓天突然情绪低落。

储忍冬心生不忍,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我才不希罕你那廉价的安慰呢,真安慰我,就拿上钱,给自己买件棉衣去。”何皓天把钱塞到储忍冬手里。她没有再拒绝。

她买了一件黑色的棉衣,原本肤白的她显得更加清秀,只是她这样的年纪,穿黑色衣服的女生并不多见,何皓天却夸她穿得好看,储忍冬看着他脸上的那抹笑意,一时无法言语。

储忍冬度过了平静的高中三年,填报高考志愿时,她填报了本市的一所师范院校,认为她没出息,对不起自己的好成绩的何皓天和她狠狠吵了一架。储忍冬自有打算,叔叔婶婶一向生活拮据,而弟弟也已经念中学,家里的花费越来越大,在本市念国家补助高的师范院校,无疑是最佳选择。

何皓天在修车店里把所有的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储忍冬考上大学之后,他开了一间自己的修车行,兼卖汽车配件,他还学会了改装汽车,他的店里总是挤满了染着各色头发的服装怪异的叛逆青年。

储忍冬整个暑假都在超市打工,而何皓天已经为她准备好了四年的学费。何母笑他傻,他却不置可否。从5年前见到操场跑道上的她开始,他注定要扮演帮助她的角色,他并不希望得到回报,他甚至有了一个同样染着黄头发的女朋友。

那一天他和那黄发太妹出现在储忍冬打工的超市里,储忍冬正整理货柜,看到何皓天手里挽着黄发女孩,18岁的心如玻璃破碎般,有疼痛一层层沁出,手里捧着的一箱牛奶竟然应声落地,管理员冲过来辟头责骂。何皓天看清了储忍冬错愕的表情,放开黄发女孩的手,拨开那骂骂咧咧的管理员,将受伤的储忍冬抱在怀里,他感觉怀里的她,像一只受伤的猫,不停颤抖。何皓天为自己的言行后悔不已,而黄发女孩已悄悄离去。

储忍冬面无表情拒绝他的那张储蓄卡,她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落下来。

“你凭什么拒绝我,你能挣到自己的学费?”何皓天一贯的霸道。

“我和你非亲非故,凭什么接受你的帮助?”储忍冬倔强如昔。

“就当我借你的好了,等你毕业了,你可以连本代息还给我。”

储忍冬想到为了自己和堂弟的学业披星戴月劳作的叔叔婶婶,无奈收下那张卡。何皓天和那个黄发女孩手挽手的画面不停浮现,她头晕目眩,两腿一软,倒在何皓天怀里。

储忍冬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进入本市一间名牌中学任英语老师,而何皓天的修车店规模不断扩大,找他改装汽车的人更是络绎不绝。储忍冬依旧在每个周末来看他,看他身手灵活地操作各种部件,而后满手油污。她贪恋他的背影。

“为什么不找个合适的男孩子恋爱?”在一个傍晚,何皓天突然问。

“和我同龄的男孩子都喜欢黄发性感女孩,我太老。”储忍冬白衬衫,牛仔裤,依旧朴素。她说自己老,在何皓天眼里,却清秀得让他几乎窒息。

“再不恋爱,小心就真的老了。”

“那么你呢?你为什么不恋爱?不知有多少女孩对何老板虎视眈眈。”

何皓天笑而不答,他喜欢这个站在面前的眼神澄明的女孩。只是,这样的喜欢他如何说得出口?

储忍冬也不说话,一时二人静默无语,直到这样的静谧被警察打破。

原来何皓天的修车店涉嫌违法改装汽车,警方将加以严格审查,并将没收一切改装器材。

何皓天眼看多年心血即将毁于一旦,一时万念俱非。

储忍冬看到那个她无比熟悉的而今如此落寞的背影,一股温柔随之涌动,她从背后拥抱何皓天。

“不要紧,你还有我,我们可以再开始。”她贴在他背上,喃喃细语。

何皓天愕然,转身抓住储忍冬,问“为什么?为什么?再我已经不是何老板的时候,为什么不离开我?”

“离开你,让我到哪里找像你那么好的人?”储忍冬无比温柔。

何皓天顿时软化,将面前这个清秀瘦弱的女孩紧紧拥入怀中,他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储忍冬将头紧贴在何皓天胸前,只听得他的心跳声,有力而坚定。她的心里,一片宁和。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