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也许有一天  

2007-02-08 23:1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遍又一遍听up where we belong,一点都不觉得厌烦,倒觉得很有几分荡气回肠。

呵,我对一首歌的热爱就像抽风般,间歇性发作,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至高点,和容易消退的激情不同的是,我这样的热爱总是很持久。也许我应该好好珍惜自己的耳朵吧?它们让我享受到人间的至美。

同住的女人们总是很迟回来,可以一个人很尽兴地听歌,只是我找不到陪我说话的人。似乎更加孤单。

不过我会习惯这样的日子。我一定会,我是一个适应能力超强的人。如果有机会到美国,我觉得我可以很快说上一口地道的美音。西西,心情不好也得自恋兼自夸一下。我真是一个变态致死的人。

看了越越长长的日志,呵,这小女人真能唠叨,看到护肤那段,惊觉自己似乎很久没有善待自己这张脸了。自从上月不慎过敏之后,我开始用清水洗脸,竟然一个多月了,不想再用洗面奶,偶尔做保湿面膜,喷上雅漾的舒缓水便匆匆出门,奇怪的是,就这么简单懒散,以前不听话的总喜欢在下巴上冒出的痘痘似乎没有以前调皮。呵,是不是我这张小脸贱性特重,在我不那么宝贝它的时候,它只好听话一点?

仔细照照镜子,没有发现可怕的细纹鱼尾纹干纹之类,嗯,真好。也许是我疏于发现,或者本着自欺欺人的心理来检查,所以检查结果自是大快我心。其实我没有想象中怕老,只要不是老到失去工作能力的那一天,那么日子就没那么可怕。

如此说来,我还是怕老的吧?我怕到了风烛残年,再也无法自己照顾的那一天。呵,小人物的卑微终究小人物的卑微,总脱不了对生老病死的担忧。

尽情怠工之余,看到一篇让我心惊肉跳的文章,描述了当今白领的失业现状,就业的艰难无限放大,得到一份新工作的难度简直到了让人恐慌的地步,呵,我害怕失业到极点,没有工资进帐的日子,对我来说,有如地狱。

嗯,我极度欠缺安全感,也许工作,能在最大程度上让我觉得安全吧?人说安全感来自内心的安定,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有工作能带来些许的安定感。

我好像总是害怕自己失去什么,就算我从来不曾拥有太多。其实真正会拥有的,总是会拥有的;而该失去的,总是会失去的吧。

这样似乎太消极,似乎从来不曾努力争取过什么,好像宿命的悲观。只是人生确实太多注定吧?也许我不愿意去争取一些我觉得自己争取不到的事物,而把这些缺失都归咎于上天安排吧?

懦弱的人更加愿意相信命运。勇敢的人才坚信自己可以改变命运。毫无疑问,我是一个不够勇敢的人。

这几天的天气温暖得不象话,可是我却不负责任地热爱暖冬,只为了可以少穿一点衣服,傻乎乎地问曾小呆,是不是地球一直变暖下去,总有一天会爆炸?

人家肯定说是,我这个贪生怕死的人又担忧起来。虽然活着满累,不过我喜欢自己可以多折腾几年。如果在我还没有折腾够,就该和这个讨厌又可爱的世界说再见,也够凄凉的了。

闺密的大婚,突然又不想去了,我怕那样的舟车劳顿,C姐姐一个劲劝我,说我想到那是自己的好朋友,就不害怕了。嗯,红军不怕远征难,可惜我不是红军。我是一个娇气的,自私的,坏朋友。

还有一天更多一些的时间,可以让我左右摇摆。to be or not to be,真的永远都是一个大问题。其实我也一直在检讨,自己是不是太不够朋友?我甚至想到如果征求妈妈和姐姐的意见,她们的建议一定是不要去了。妈妈最见不得我吃苦,如果告诉她路途那样的辗转,她可能会担心我一个人去那陌生的地方吧?

继续摇摆,也许是因为我有两票在手吧?呵,有的选择,自然多多犹豫,如果只有一张票,那么所有的犹豫徘徊都不可能存在了。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当权者就是喜欢独裁专制了,人民的选择少了,自然会在无奈之余变得更加顺从,进而愚昧,而显得更加好统治。越民主的政治下,民众发表自己的见解,看法的机会越多,选择的机会就越多,给当权者出的难题就越多,众口总是难调吧?好像不宜展开下去了,我本无意做一个激进的青年,不过感慨一下而已。

今天再次证实自己一个很可怕的缺点,呵,monopolistic,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缺点的缘由,它却那么真实地存在。OMG,上帝,救救我吧!

明天据说公司聚餐,第一个念头就是抗拒,如果到时可以装病就好了。我至讨厌一般人傻坐着,说些傻话,吃一些傻菜,被逼迫着喝一些傻酒的傻聚会。饶了我吧,上帝,如果可以逃过这个聚餐,我发誓,我会在2007年变得更乖,更好一些。

突然想起上大学时,于昆明某街上看到的一把很漂亮的红色口琴,呵,别致古朴又时尚的造型,让当时的我朝思暮想了许久,无奈当时过于穷困,竟然舍不得买。只是现在每次拉开抽屉,看到那把被我打入冷宫的口琴,我都会想起好看的它。我还会想起那个暑假,为了学会口琴,把嘴唇吹破了都在所不惜,还有我那慈祥的老奶奶听着我的五音不全,给我的最真诚的鼓励。

呵,我是奶奶的宝贝,就算我没有一个音准,她都会夸我聪明,堪比天才。还有我那可爱的老头子爷爷,他会翻出圣诗,让我吹奏其中的某一首,而后他在旁边吟唱......

呵,那个温馨的,可爱的,我被爷爷奶奶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得不能再宝贝的岁月,就像我身后的越来越小越淡薄的脚印,我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再也看不见曾经让我那么幸福,曾经不知忧愁的过往了......

抱抱我,我这个莫名其妙就情绪低落的人,晚安。

抱抱我,亲爱的叔叔。我明明不再是孩子了,却还是孩子般任性,渴望拥有孩子的权利,这样的我,是不是很傻?就像一只爬到岸上的鱼,总还眷念岸上新鲜的空气,而始终不愿回到水里......

也许有一天,我会心甘情愿地长大,只是,真的不是今天。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