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老娘又失心疯了...  

2007-03-20 23:3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色三月。

老娘一个晚上洗澡洗了两次。第一次,当老娘准备就绪之后,竟然没水。差点没把老娘冻死,这都什么事嘛?

等到终于有水了,将近11点。老娘洗完澡出来,努力地吹这鸡窝一样的头发,结果发现头发疯长,吹了半天还不干,NND,如果钱也长得这么生猛就好了。

工作状态持续低迷,我就像咳了大麻般没精打采,这样下去,迟早晚节不保。据说公司好几位同事离职时都留下了类似晚节不保的不良印象。kao,难道老娘也要在日后沦为公司领导进行谆谆教诲的话柄吗?

新的工作不知道会在哪里。投出的几分简历石沉大海,我开始怀疑起自己写简历的功底来,一定没有我的日志好看吧?我的日志至少还有叔叔,太阳姐姐这样堪称元老级的一直陪着我的人,可是我的简历呢?真的那么不看一睹吗?

我都着急的要哭了。NND,这是一个怎样的三月啊?

天气变化多端,甚至“变化多端”这个该死的p词语已经不能完全形容这样在冬天和夏天之间做交换的变化跨度。我简直要被这该死的天气折磨疯了。

再这样反反复复来几次,已经不需要来自外界的其他刺激了,老娘第一个就成为女疯子了。大概还能进TNND吉尼斯世界记录,史上第一个因为天气极度变化而抓狂导致精神崩溃的疯子。

看,多好的头衔啊,记忆中,老娘很少有独占鳌头的时候。最好的成绩似乎总是第二,第二。见鬼去吧,该死的第二。

胖孩他妈说简历至少要投出好几十分,才会有回应。看来我这样运气特别差的人,估计还得翻番。新工作,旧工作,新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这个该死的泛寒的所谓春天,我不知道自己要怎样才能让自己过得好一点。

也许是不习惯和人同睡的关系,每个晚上我都睡不踏实。总会在梦中醒来,通常最可怕的噩梦总是高考,比如昨晚,又梦到自己不会做数学题了,急得想哭,醒来之后还庆幸,原来只是南柯一梦。要不恨不得一头撞死。看着漆黑的顶上发呆,想我的不可知的未来。

心酸,无以复加。我难过,其实现实没有给老娘这么多娇气的权利,是老娘自己惯坏了自己。老娘的至大特长就是娇惯自己。

我对太阳姐姐说,我是她的垃圾桶,嗯,情绪垃圾桶。她却说我是她的信箱,呵,情感信箱,专事我没有实践经验的大小问题。多好,我在这些并不能为我带来一份工作的方面,无师自通,似乎天赋异禀。同学们有问题尽管问我好了,据说我很会瞎掰。在我不太忙的时候,回答问题,可以带给我很多乐趣。

何以解忧,唯有答题。

也许只有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走不出的困惑,我才会得到平衡。我竟然如此脆弱和狭隘,真受不了我自己。

搬家事宜告一段落,把折腾时间滞后一个月。呵,不知道一个月后,等待我的将是什么?

同事们都在问我关于去不去喝某位不太相熟的女同事的喜酒的问题。老娘每每斩钉截铁的不去二字,让人汗滴禾下土不止。嗯,不去就是不去。老娘讨厌喝喜酒到了极点,事实上生活中不是每一场喜宴都能带给赴宴的人足够的欢愉。为了证明这点的无比正确性,我决定无条件缺席。据说我很有带动作用,在我强硬的姿态之下,若干女人们左右摇摆。

呵,摇摆着吧,我就是不去。

这个不算问题的问题居然也来凑热闹,真是的,非得给这该死的三月黑上加黑。从来只说锦上添花的好,到了老娘这,一切都能变味。

也许老娘就是一个奇人。专门被生活压迫欺负的奇怪的人。NND,见鬼去吧,该死的生活,谁让你欺负我来着?

半夜三更了,还有人扯着嗓子在敲对面或者楼上的铁门,这次第怎一个疯狂了得?

睡了,晚安,爱我的人,抱抱失心疯的老娘吧...

晚安,亲爱的叔叔。change partner 总让我想起亦舒阿姨的圆舞,在舞曲开始时,人们先和自己的partner跳,之后开始change,到了最后的最后,和他跳完这首曲子的必定是他最早的那个partner。叔叔会跳这样的舞吗?我特好奇...抱抱失心疯的刷刷吧,安。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