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最后的华尔兹  

2007-04-10 23:1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森和丁小楠第一次见面,是在公司的会议室里。

当时陈森所在的外资广告公司招聘一名文案,应聘者甚众。作为主考官的陈森在接待了一批靓丽时髦的候选者之后,看到白衬衫灰色卡基布裤,素面朝天的丁小楠,不由眼前一亮。

面色苍白,瘦削,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的丁小楠很巧妙地回答了陈森的前几个问题,当被问到为何离职时,丁小楠突然失却先前的落落大方,在短暂的思考之后,她列举了一些理由,比如自己为了得到更好的发展,希望能全面锻炼自己等套话。

陈森有些失望,他不想听到这样的公式化回答。“能告诉我,你最真实的离职原因吗?”不知为何,他就想从眼前这位脸容素净的女孩嘴里听到不一样的答案,他几乎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

丁小楠有些害羞,“因为,因为我希望自己能够买得起某件心仪的裙子。”她甚至不敢抬头,每个月的工资在支付房租水电,贴补家用,以及给念大学的弟弟寄生活费之后,所剩无几,她怎么都狠不下心买那条她喜欢了许久的黑色裙子。是谁叮嘱过,陈述自己的离职原因千万不能薪资挂钩,她却在陈森的追问下犯了如此大忌,追悔莫及。

从美国回来的陈森当下决定录用丁小楠。他喜欢她的纯真坦白,为了能买得起自己喜欢的裙子跳槽,本来就是一件很可爱的事情,是不是?因此,丁小楠正式成为该知名广告公司的文案,而陈森是该大区总负责人,公司的所有重要项目,他事必躬亲。

很快地,陈森发现自己录用丁小楠是一个很正确的选择。这名比他小12岁的女孩却有着超越成熟的理性睿智,她的切入点常常让他觉得耳目一新,而她的勤奋好学等表现也频频通过她的部门主管传入他耳中。他对她有了许多的好奇心,这个为了一条裙子而跳槽的女孩,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呢?他前往创意部的时间悄然增多,只是他并不自觉,每次他都可以看见丁小楠挺直的背,瘦弱却透着坚毅,是什么让这名女孩显得如此与众不同呢?陈森对自己如此强烈的好奇感到讶异,这样的好奇似乎要追朔到他的高中年代,那时他总想不明白为何他那温和清秀的女英文老师总是可以让一干调皮捣蛋的大男生们俯首帖耳。

丁小楠的聪明勤奋让她在创意部里很快脱颖而出,因此也有了更多和陈森接触的机会。每次她都做足功课,依据充分,观点新颖,说服力强,不由人不信服。而陈森在意的并不是这些,他想知道,为何她会对一条裙子如此情有独钟?

终于机会来临,这次他们的客户正是全市最大的百货公司,正值秋装上市,其中少不了的正是美丽的裙装,在看过丁小楠的文案策略之后,陈森表示赞许,却将话题一转,“能告诉我,你现在买了那条你喜欢的裙子吗?”。

丁小楠一愣,不曾想到自己将要回答这样的问题,随即她轻轻一笑,白皙的脸上有些许红晕,眉眼似乎也因为为难而皱了起来,坐在她对面的陈森分明感触了自己内心的几丝疼痛,他觉得自己造次。

“没有去买啊,我只是希望自己拥有能买得起它的能力,至于买不买倒在其次了。”丁小楠的回答在他意料之中。

“家里的经济负担很重?”继续和工作无关的问题。

“弟弟在念大学,爸爸妈妈在乡下,辛苦了一辈子,能够分担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我觉得特别开心。”说到这里,丁小楠的眉头舒展开来,看得出来,她很为自己的姐姐身份感到自豪,陈森不由一震,这个女孩,明显地把家里的经济压力视作自己甜蜜的负担,这和女友潘蕾多么的不同啊。当然他不是说潘蕾不好,只是家庭环境优越的潘蕾没有丁小楠的勇敢,奉献,还有丁小楠的细声细气让他觉得温暖。是的,潘蕾擅长撒娇耍赖,却很少让他感到这样的温暖。他别转头,责怪自己的见异思迁,当年他为了能看见潘蕾的笑靥如花,付出了多大的艰辛啊,现今却对着这名小下属胡思乱想。陈森慌忙掩饰自己的心猿意马,将话题转回到他们谈论的策划专题上。

由于宣传主题的别出心裁,那家百货公司的秋装促销取得很好的成效,公司得到了很丰厚的佣金。公司为了表示庆祝,举办了一次舞会。

在舞会上的丁小楠明显失去了她在工作场合的利落清爽,不会跳舞的她坐在一旁,安静地看向舞池,黑色的裙子,简单的发髻,瘦小的脸上挥之不去的落寞,看在陈森眼里,一阵阵的心疼,如潮涌动。

华尔兹舞曲响起,他走向丁小楠。

“may I ?”丁小楠有短暂的错愕,还是伸出手,她觉得陈森的手分外温暖。

“陈总,我不会跳舞。”丁小楠看向陈森,有些羞赧。

“没事,跟着我的舞步就行,来,前进…后退…横移…,并脚,…对了,继续,跟着我,前进…后退…横移…。突然陈森一句小心的“哎呦”,原本低着头专心看舞步的丁小楠看到自己踩了他的脚,登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陈森却哈哈大笑,音色爽朗,听得出来,他是真的开心。很多很多年前,他的初恋情人也这样踩过他的脚,她和丁小楠一样,苍白瘦削,却又有着聪慧的大眼…

舞会结束,丁小楠回到自己的住处,脱下高跟鞋,看着自己浮肿的脚,却不感到疼痛,手心里似乎还残留着陈森带给她的温暖,而他爽朗的笑声似乎就在耳边,23年来,丁小楠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失眠。殊不知陈森也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他想到舞池里那双灵动的大眼,莫名心疼。

日子就这样看似波澜不惊地过去,暗地里滋长的却是不知该如何压抑的感情。丁小楠似乎比以前沉默,公司同事见她时常若有所思的样子,都当她在斟酌新方案,倒也不觉有异,只有陈森明白,他也在忍受同样的焦灼。而他的潘蕾,已经在催他结婚了…

在丁小楠又一次递交方案之后既想退出他办公室时,他叫住了她。“丁小楠,同事普遍反映你比以前沉默,你遇到了什么问题吗?”

公式化的关心让丁小楠觉得无比羞辱。一向倔强的她不需要这样的关心,抬起头,“沉默是金,我试试能不能捡到金子。”丝毫听不出感情的回答。

陈森也有些恼怒,他不想听到这样的回答。他不知道,在第一次递交方案时,丁小楠就看见了他案上的相框里,相框里的潘蕾摇曳多姿,风情万种。

“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就别憋着,大家都会帮你。”

“谢谢陈总,如果陈总能为我调薪,那么我的忧愁大可减少一半。”丁小楠恢复在陈森面前一贯的调皮,她痛恨自己刚才的差劲表现。

“调薪不是问题,你这小财迷,先出去吧。”丁小楠走后,陈森跌坐在椅子上,烟灰缸里满是他用力摁灭的烟头。

潘蕾已经开始采购结婚用品,有时候陈森看向身边那张明媚照人的脸,会有很多恍惚。如果,如果他能早一点遇到丁小楠,如果他没有遇到潘蕾,如果他没有决定录用丁小楠…生活总是这般脆弱而现实,经不起任何假设。陈森知道自己不能辜负那张明媚时常娇嗔的脸。他的的确确爱过她,只是丁小楠的存在让他对自己的爱有了深刻的怀疑。

婚宴上,有好事的同事提议跳舞。舞曲响起,居然是“最后的华尔兹”,丁小楠看向美丽的新娘偎在英挺的新郎身边,顿觉凄苦无比。

“may I ?”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确实是西装革履的新郎先生。

“这一次该不会踩我的脚了吧?”

“陈总大喜之日更应该不计小人过啊,对不对?”丁小楠故作轻松,内心却已经翻江倒海。

一曲终了,丁小楠觉得自己几乎虚脱。她把陈森交回潘蕾,借故累了,提前退场。听到潘蕾娇嗔,说陈森居然留不住自己的得力干将。嗯,说得真好,得力干将,她就是陈森的一个稍微得意的下属而已。

回到家后,开了音响,丁小楠脱下穿了一天的高跟鞋,两脚肿胀无比,无力地揉捏自己的双脚,想到陈森那张温和英挺的脸庞,内心酸楚,有泪却流不出来,两眼也干涩无比,犹如花玻璃破碎般的焦灼与疼痛。

陈森永远不会知道,为了学会跳华尔兹,有多少个夜晚,丁小楠穿着高跟鞋,一个人跟着舞曲独舞,幻想哪一天可以和他共舞。

而他能和她共舞的,恰恰是这一曲决绝的“最后的华尔兹”。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