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话痨而已

一个唧唧歪歪的女民工。

 
 
 

日志

 
 

亲爱的希斯克里夫  

2008-03-18 22:3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个亲爱的素昧平生的小女人再次把我的大名写在她的签名里,于是我就觉得很温暖。呵呵,我这是什么心态呢?也许我喜欢的,就是被念叨的感觉吧?

据说香蕉是可以让人感到快乐的水果,于是我吃了两个。吃完之后我就在想,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快乐的感觉呢?呵呵,真是失心疯得厉害,灵丹妙药也不见得有这般立竿见影吧?

还是喝茶吧。心智的缺失又岂是徒劳的奔忙可以弥补得了?我一边鄙视自己残缺不堪的心智,一边不忍审视自己的现状。这样的煎熬,真让我很想直接把自己干掉。不过也就想想而已了,我还是舍不得。

我爱我自己,排山倒海万死不辞矢志不渝海枯石烂山无棱天地合还不能绝,这个世界,还有谁会比我自己更爱我的吗?答案肯定是拖长音的N..........................O。每次看到那种为了爱人而舍生忘死的恋爱时,我就觉得很感动。同时又喜欢揣测这样的真实性,真的有人,能爱另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超出己身吧?自己鄙陋也就算了,还喜欢用自己的心性无端低估那些高尚的爱,我真是无药可医了。

写到这里正好听到涅磐的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爱死了这样的暗沉的歇斯底里。我想到了那个把外表暗沉却有着排山倒海般深情的希斯克里夫,这首歌是不是特别适合他?多少个他辗转反侧的黑夜,他最想对着他心爱的凯瑟琳说的,应该就是这句话吧?

记得甫上大学时,刚刚摆脱了沉重学业压力的我们,每当卧谈会时尤喜欢像真正的文学爱好者般交流起自己喜欢的世界文学名著来,轮到我时,我总觉得颇有不好意思,因为我看的名著实在不算多,而最爱的居然就是彼时青春年少艳若桃李的女同学们不太待见的《呼啸山庄》。她们很尽兴地讨论《三个火枪手》、《茶花女》、《汤姆叔叔的小屋》等,我一个人期期艾艾地说我的最爱,希斯克里夫和凯瑟琳那绝望而深刻的颇歇斯底里的爱情,生怕自己显得过于异类,果然和我有同好者甚少。想来我对于歇斯底里的一切物事的爱好,绝对是由来已久,不过而今在现实激化下,更加严重而已。

兴许自己也够奇怪了,一直都享受着最多的爱,却总是郁郁寡欢极度缺乏安全感,居然总觉得自己和希斯克里夫就是一类人。每每想到希斯克里夫所经历的林林总总,总觉得内心焦灼,纠结成团,似乎总能体会他那般无法排遣的痛楚。他备受歧视,漫长的成长岁月里并没有得到过应该得到的温暖,在一个那么恶劣的环境中倔强地长大;而美丽的凯瑟琳,就像是照耀在他黯淡人生中的美丽阳光,每一个微笑都能让他发觉活着的意义。他就那样疯狂倔强不由分说地爱上了她。而凯瑟琳以为自己也爱上了他,两人也曾享受过两情相悦的美好时光,但最终凯瑟琳还是嫁给了林顿。难道这也迎合亦舒的那句经典名言:人们爱着的是一些人,而与之结婚的却是另一些人?真是古今中外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呢。

失去了凯瑟琳的希斯克里夫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脾气暴躁,情绪失控,人性中固有的恶也慢慢打败他其实一直具备的小善良,他很孤独,他瞬间失去爱的能力,既无法爱上别人,甚至无法好好地爱他自己。眼前浮现出来的是一枚瘦削阴沉,眼神深邃,只愿意穿黑色衣服的,因内心封闭而不苟言笑的男人,但是他还是英俊的,一直到凯瑟琳死前,在她眼中,他始终都是那般的英俊销魂。我很心疼他,我总是喜欢这样受伤的阴郁的心事沉积的男人。他们都像一只只装满了气体的密封的瓶子,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却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靠近他们,会觉得空间逼仄,似乎连呼吸都不敢过于用力,以免不小心就引发不可承受的后果;离开他们,却又深刻想念,正如凯瑟琳致死无法忘记希斯克里夫一般,对于那些纯良至性的女人来说,那样的男人是她们一辈子的甜蜜梦魇吧?无法长久厮守,分开之后却永远纠葛,自有无法剪断的丝丝缕缕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甚至死亡都无法将他们真正分开。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另外一个人就会活在绝望的想念和回味里,想到这里,就觉得无限伤怀与凄凉。我害怕这样霸道的爱情,却不得不折服于潜藏期间的荡气回肠。希斯克里夫对爱情的偏执,让我这个彷徨的守望者唏嘘不已,却又有几分向往,如果有人爱我爱成那样,兴许人生荒凉就会打许多折扣吧?

在看书时我甚至会对凯瑟琳生出几分怨恨,恶毒地诅咒她不会过得很幸福。想来艾米丽真是遂了我的小人之心,嫁给林顿之后的凯瑟琳郁郁寡欢,比起希斯克里夫那种近乎不要命的痴缠,林顿的温文犹如温吞的白开水般实在缺乏慑人心魄的吸引力。一个原本喜欢享受暴风骤雨的人,老是沐浴在和风细雨里,总会觉得不满足吧?或者希斯克里夫的爱情像无边无际的海洋,时而有惊险的风暴掀起,却比林顿的平和小溪更加具备延展性,也会让女人们更加具备想象力。自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福气享受那激烈的暴风骤雨的,有的是,那不能对任何外人言表的想念吧?

两个人都这般不快乐。希斯克里夫渐渐变成一个不太讨人喜欢的专制的人,而凯瑟琳却郁郁成疾,她的心结自然就是希斯克里夫。她爱他,但是两个人却永远失去再续前缘的可能。他自是一直爱着她,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直到她死去,在死亡面前,他的彪悍通通化做无力,只是他对她的爱,似乎超越生死,一直操纵着他,直到他也化做尘埃。

我想,我是爱着希斯克里夫的吧?我爱他的蛮横霸道,爱他的毫不讲理,尤其是他的歇斯底里,无法理喻的偏执,还有近乎变态的自虐心理。一旦爱上,就会格外偏执,独占欲格外旺盛,怎么样都不肯放手,遍体鳞伤也要很骄傲,外表越倔强,内心却也脆弱,看似铜墙铁壁,实则不堪一击。这样的人,总是爱情里的失败者吧?总是因为太在意,太不愿失去,太不懂收放自如的艺术,只知疯狂索取并且给予,这样的人,总是狠狠伤害了别人,再把自己伤害得更加厉害吧?我想抱抱那个阴郁暗沉的希斯克里夫,就像抱抱某些时候百般委屈却又无处倾诉的自己,那些觉得他冷漠的人,可曾看到无望的暗夜,滑过他眼角的冰凉的泪?

写到这里,我突然很悲哀地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心向往之的,居然就是这样的霸道的,令人无法抗拒的,实则两败俱伤的爱情。

不过,假使有生之日,能这样爱一回,我想我不会拒绝。

 

安,everybody。

爱我的人,大力抱抱我。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